emmmm

很丧。

一个抑郁症患者的随记。二零一七年十二月文字版①

十二月的某天,我受到了家人的刺激,彻底崩溃。
曾经压抑的一切都化作眼泪爆发出来。
毅然地向家人提出要求:看病。

果然,结果不出所料。
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,我被诊断出中度抑郁重度抑郁躯体化以及重度强迫症和焦虑症。

12.6:
……狂热与喧嚣过后的孤寂。
讨厌莫名其妙就亲密然后突然疏远的关系。
付了真情,回过头才发现对方已经不在身边了,感觉自己真是个傻逼。
真几把难受。

拜托了你如果只是因为闲着寂寞,就不要来找我玩好吗。
真恶心,是不是脑子有病啊。
我这人也没什么交往价值,很讨厌人来疯。
既然已经感觉到我对你没那么重要了,
那我也没必要去维持一段不开心的感情了。
你热我热,你冷我比你更冷。
咱们互不相欠

感情是相互作用的,   
当一段关系带来的悲伤大于快乐时就该放手。
还是信那句话:是你的会一直留在你身边的,不是你的怎么留也留不住,就没必要刻意讨好了。

……
那几天,我在学校的人际关系开始崩裂。
或许是因为我的病,我开始无缘无故的感受到别人对我的冷淡,忽视,厌恶,疏远。
情绪也总是失控,不受控制地与同学发生争执。
记得有一次,因为一些小玩笑,我突然生气。
气的不自觉地眼泪直冒,嘴里吐满了难听伤人的话,把桌上的书全部推下大哭大喊。
一向温柔的同桌也无法忍受冲我发脾气。

怎么说呢,我总感觉,
那时的我好像就不是我。
像是一个暴力冲动的杀人狂吧。
即便如此,我的内心也充斥着不安和无助,我感受不到周围人的关怀,理解。
甚至敌意重到,一旁旁观的同学都是不在乎我的人,都是该死的人。
没错,我那时只有一个感觉:

如果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就好了。

12.12:
转眼间都快二零一八了。
年初时不曾想过的坏事。
年末都发生了。
曾不屑一顾的小事。
现在都成了让我日夜辗转反侧泪眼朦胧的理由。

虽然我也曾设想过无数个坏结局。
可真结局竟不尽人意到超出了我的遐想范围。

……生活和现实总是处处充满了惊喜(吓)。

二零一七可以说是我非常煎熬的一年吧。
学业崩溃。情爱迷离。跌宕起伏。

大梦方醒,曲终人散。
…………
希望二零一八能稍微对我温柔些吧。(叹气)

12.18:
自那之后一切不幸的根源都是你。

12.25:
“假如有一天我消失了,你会难过吗?”
……
我曾向很多人问过这个问题,很少有人会直接而坚定地回答我:会。
所以,
我懂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