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mmm

很丧。

一个抑郁症患者的随记。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号②

十一月中旬和下旬,我开始慢慢对许多事物丧失了兴趣,注意力开始下降,不再重视学习与人际交往,更多的时间沉浸于自我痛苦中,渐渐脱离生活。

那段时间身体也不太行,三天两头地发烧请假,整天就躺在病床上想他想到哭。

11.12:

想不通 忘不掉 放不下
然后就死掉了。

11.18:
你会不会把我对你说的情话讲给她听。💔

11.20:
现在是十一月二十日凌晨一点三十九分。

刚才,我在梦中遇见了你。
你仍旧美好的让我心动。

穿着白体恤,高高瘦瘦的背影。

为什么只能在梦中呢。

我又一次为你勇敢,
这次的你没有以沉默回应我。
而是温柔的,坚定的,深情的,
跟我说:“……。(令我开心的话)”

——啊,为什么只能在梦中呢。

突然醒来,
身体发冷汗,很虚。
竟然才意识到刚刚的美好,是梦,
甚至还想继续睡去,继续梦一回。
想哭却哭不出来。

请不要再给我了,
这样痛切的恋慕。
请放过我吧,

攒到深夜也不想写的作业,
就像无论如何都得不到的你一样,
令我无可奈何,无可奈何,无可奈何。

(叹气)
……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11.27:
我时常极端的冷漠。
没有理由就开始想与世隔绝,把别人对自己的好拒绝于千里之外,能够轻易地伤害任何人,从喧嚣中逃离。
……欠揍的连我都想弄死自己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