抑癌

很丧。

我丧失了很多曾热衷于一种事物的能力。
渐渐觉得社交不重要,从曾经的圈子中消失。
我幻想着被谁抛弃被谁欺骗被谁怎样的伤害诸如此类肮脏的事。
力不从心,现实脱轨。
每天什么都不想做,做不了,光是躺在床上,想着自己怎样死掉,死掉会怎么样,是否有勇气了结自己。
想着哭,哭着想。
直到早晨,困的不行倒头睡着。
起来又是这样。
日复一日,度日如年。
我想,这样的日子没办法结束吧。

评论(8)

热度(8)